<tbody id="8prtf"></tbody>
<tbody id="8prtf"><div id="8prtf"></div></tbody><progress id="8prtf"><div id="8prtf"></div></progress>
  • 
    
      <menuitem id="8prtf"><dfn id="8prtf"><delect id="8prtf"></delect></dfn></menuitem>
    1. <track id="8prtf"></track>
        1. <b id="8prtf"></b>
          <track id="8prtf"></track>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English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IE瀏覽器下載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瀏覽器下載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IE瀏覽器下載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瀏覽器下載

          網站首頁
          【白求恩學堂175講】醫患敘事交流會觸摸醫學溫度
          審核:宣傳科    點擊數:3834    發布時間:2019-05-15    字號: 放大 縮小

                  5月13日,東一號樓3樓學術報告廳座無虛席,一場由患者和醫護人員共同參與的醫患敘事交流會溫情進行。這是我院白求恩學堂開展的首場敘事醫學活動。活動由紀委書記嚴晉主持,黨委書記耿慶山出席并講話。

          耿慶山:讓醫學有溫度,我們一直在踐行

                  醫院文化建設是軟實力。耿慶山書記強調,醫院文化是醫院管理的最高境界,而推動人文醫院標準化建設也要有硬指標,黨建引領醫學人文建設應當成為我院黨建工作以及各項工作的主旋律,打造有溫度的醫院,推動醫患和諧,是我們永恒的話題。醫院光有醫學科學技術是不夠的,還要有人文的引領,否則我們的醫學科學技術是黯淡無光。

                  耿慶山書記指出,我們的核心價值觀不能只是掛在墻上變成口號,真正的核心價值觀該到底該怎么落地?這是我們醫院一直思考的課題。今天的敘事醫學,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抓手,是我們核心價值觀不斷實踐的一個過程。在敘事醫學過程中,我們醫患雙方共同去理解感受對人的尊重、對生命的尊重,這樣我們真正的核心價值觀才能落地。開展敘事醫學的教育,它就是通過文學的手段、敘事能力來實踐醫學活動的過程,增加醫患的相互理解,提高醫患的協調性、和諧性,也是落實國家衛建委推動進一步改善醫療服務行動計劃和模范機關創建的具體舉措。 

                  耿慶山書記要求,白求恩學堂要一直辦下去,并不斷地完善,將來白求恩學堂應該是一個流動的學堂,醫務人員、病患者在哪里,學堂就在哪里,不是一種單純的授課,傳遞省醫人的故事。要通過學堂改進我們的工作、改善我們的服務品質心系病患者,了解病患者的疾苦,了解病患者真實的內心深處的想法。我們要只爭朝夕,服務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把省醫建設成真正老百姓放心的醫院,做到人民醫院為人民的最高服務宗旨。

          就醫故事:“及時給予希望式的回應”

                  王瑋珂先生分享了在醫患相互交流相處的15年中,他與醫護團隊是相互陪伴著在成長的過程。他不但得到了醫療照顧,另外一方面在心理上能夠走出那種“邊緣化”的狀態,不但自己走出來了,而且他成為“明星病友”,在我們的血透室500多個病人中起到非常正能量的作用,引導大家積極治療勇敢面對生活。

                  梁敏華女士分享了她自己的不幸和4年多的就醫心路歷程。講述了就醫治療過程中的那些辛酸和恐懼,是醫護團隊的一次次不放棄,是他們的一次次堅持與堅守,是他們的一次次鼓勵,所以她自己才沒有選擇放棄。現在,她也會對身邊的病友給予鼓勵,讓大家都看到希望,感受到溫暖,把這份正能量傳播出去。

                  佘妙容女士的分享也很有意義。她是我們醫院的醫生,同是又是一位患者,她既從醫生醫學的角度,也從一個患者的角度,告訴我們無論你是什么人,當患了一個重大疾病的時候,都會有相同的心路歷程,生病以后也有恐懼、害怕、擔憂,需要被人關愛,關愛可能來自于醫務人員、家人、朋友。她用親身經歷告訴我們愛的力量,其實我們做醫生,除了和病人溝通,還要和家屬溝通,讓他們也參與到治療中來,家人的關愛可以提高患者整個的心理健康水平,幫助他們保持比較良好的狀態,能夠理解、支持,讓病人滿懷信心地去跟癌癥戰斗。這就需要醫患同心,患者想得到的是“及時的回應,而且是給予希望式的回應”,這就是為什么醫院要說人文,這是我們普遍所需要的。

                  三位患友敘述后,護理部副主任崔虹、腫瘤中心護士長陳秀梅、心身醫學科主任謝永標分別與他們做了互動交流。

          解決醫療問題:從患者的主觀感受出發

                  喬貴賓主任作了《敘事醫學與醫患共同決策:從患者的主觀感受出發解決醫療問題》的報告。他結合多年從醫經歷談到,做敘事醫學的目的,就是去關愛病人,傾聽他們的主觀感受,他們的癥狀,他們怎么感覺不舒服,而不只是冷冰冰的各項檢查數據,這些都是對病人的治療也是會有很大幫助的。

                  他介紹了胸科公眾號等載體的“胸科故事”,講冷暖認知,講病患的心路歷程,通過這些故事潛移默化再做一點點宣教健康的科譜知識,這些才是最打動大眾的,遠比寫高精尖技術更吸引關注,更有溫度和人情味。因此,病人來了想說什么讓他說,我們醫生用心地去聆聽,這些能給病人治病帶來好處,給我們醫師也是一種升華。

                  做溫暖的醫學,讓我們的醫院更有人情味,需要做的還很多。要做敘事醫學,首先我們作為一個醫生一定要專業知識過硬,還要有高超的溝通能力,和病人進行深入的溝通。一定要將心比心、換位思考,對患者一定要共情,真的要設身處地為患者想一想,,要看看病人是怎么想的,他要做什么決定,他是從什么地方出發去考慮的。

                  他們的分享就是在踐行著敘事醫學的方法,而且他這種方法不僅自己獲益,而且將會給其他病患者和我們醫護人員獲益。會后,為他們頒發了白求恩學堂講座證書。

                  相關鏈接:什么是敘事醫學? 

                  2000年,哥倫比亞大學醫生麗塔·卡蓉(Rita Charon)首先提出“敘事醫學”(Narrative medicine)這個概念。所謂“敘事醫學”是指,具備敘事能力以及擁有對醫生、患者、同事和公眾高度復雜敘事情境理解力的醫學實踐活動。

                  敘事醫學提倡醫者應更多的描述正規病歷之外的細枝末節、心理過程乃至家屬及社會的感受,不僅僅關注疾病的生物學指標及療效的獲得,更要學會共情敘事,傾聽疾病承受者的講述,關注疾苦的歷程、心理苦難經歷和復雜情節的變化,讓復雜而痛苦的診療過程更富有人愛并充滿溫情,以此彌合先進的科學技術與人性人情的鴻溝,為緊張的醫患關系“舒緩”,令醫學精神與人文情懷回歸。


          黨辦宣傳科


          第九电影院